格格党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格格党文学 > 《(排球少年)之死靡它 > 第124章 你脸怎么了

第124章 你脸怎么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在聊天的档口,宫侑的电话强制打了进来,催促似的一阵一阵频起,桐月留意到了来电的提醒,多少迟疑。

她还不是那么想先见到这位。

一直想的有点多,连木兔的话都忘了回复,手机忽得被抽走。

桐月对上了木兔的眼睛,他问了遍是不是还不想接,她思索后点了个头,就见少年果决地摁住关机键,关上了页面后一顿操作强制关机。

“八月,现在就只关注我,好不好?”木兔弯唇一笑,眼底澄澈的晃晃只盛满一人,他爽快的继续邀约晚饭。

面对木兔,她反倒很安心。

赤苇远远看着木兔带走了桐月,他显然没有被刚刚馆内的那一幕影响到,和往常一样地主动绕在少女身边说什么。

犹然可见她被木兔的话题逗笑,心情定下。

赤苇收回注意,继而落得身边沉默的孤爪研磨身上,“孤爪君不去?”

研磨回了眼,语气慢慢。

“原因你不是心里清楚吗”

这个时候只有木兔光太郎才是最适合出现的那个,故而他们两人才默契的站在原地停留。

再有的就是....

“我相信她会主动来找我”

因为论起重要性,他不觉得自己会输。

孤爪的话让赤苇京治意外,这也更加说明他们两间的关系不是常人可能比拟的。

他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,活络的心思被身边人看的清清楚楚。

还真是好算计啊。

赤苇心中忖量,便也就没看见研磨悄声攥紧的拳头,少年其实远远没有面上那么从容。

他亦在赌。

一切选择皆由她。

研磨碍于心事,晚饭自然就没有动几口,然则没多久手机上传来了桐月的简讯,他顾不得什么立马赶去约定的地点,是个临近训练场的餐厅。

在原地的夜久对研磨的恋情又多了一份认识,他稍微好奇这位桐月绫秋。

引得黑尾和研磨外,居然还有A区的那几位,他下午亦是看了个全过程八卦。

话说回桐月,虽然确实是和木兔一起用的晚餐,但念着了解研磨的个性,他肯定没吃什么。

桐月亲自盯着他解决,两人暂且没有聊起宫侑,直至饭后散步的时候,她主动的提起解释。

桐月试图说些什么,毕竟就算是个秘密交往,研磨也是自己的正牌男友来着,她不想他不开心的。

此刻早已日落西山,昏黑的夜里仅仅路灯照明,安谧的夏夜蝉鸣隐隐约约作响。没走几步的距离,不远处停靠的私家车敞着大灯。

看牌照研磨认出,是来接桐月的。

少女生怕自己的词不达意会将事情弄糟糕,于是拆解的一点点说。

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这是个盈利性的商业赌局,那样她定会八面玲珑的胜券在握。

可是,爱情从不是谁必须占上风和讲究输赢。

她到底是不善其道的无比生涩。

研磨轻笑了声,她的态度已然让他松心,于是落得眉眼缱绻,低眸握紧了她的手,靠着这点接触。

“绫秋,我想要的答案已经有了”

桐月一怔,她还没说什么。

研磨停下步,继续说“在我这里,绫秋你永远都不用道歉,况且你没有做错”

“等到联赛后,你依旧会和分手的,对吗?”

桐月没有作答。

研磨却已经看到了答案。

横亘在两人面前的不是这次的突发事情,而是最早前她一个不能说的秘密。

桐月口中和岩泉一交往的任务让研磨很在意,她看上去是非不可的意思。

那么这一点上他不必忧心桐月会是因为喜欢和岩泉一在一起的,而是源于这个不清不楚的任务。

退一万步说,即使他们两个开始交往,据他来看,两人大抵是不会长久。

桐月少时的经历下,恋爱关系中是最需要被包容引导的,再者她天生就容易吸引他人注意。

岩泉一即使暂时上位,身边不乏还有和他一样想法的人蠢蠢欲动,单方守擂困难。

比起这群人,研磨自知自己的优势在哪里。

这是最好的以退为进。

“那么就算分手后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,不过,在关系结束前把游戏结束好吗?”

他总是恰当好处的给出让人无法拒绝的缘由,一点点的算计干净,让人察觉不出内里的权衡利弊。

桐月点点头,并不设防。

“当然,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”

她自己都清楚对方的不一样。

有了毋庸置疑的底气,研磨稍微平定些许。

日子还长,他需从长计议,到底是过于心切。

顺势而下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,并且在此之前他要借着身份扫除点碍眼的人出局。

研磨松开了桐月的手,平和道“去吧,我在训练营等你”

今晚的一切所有主动权已经落在了他手上一半,只是短暂的分别而已。

桐月的背影研磨见过了许多次,飞机场、家门口又或者是现在。

她是困不住的。

但,我偏偏想要薄情的少女主动的爱。

为此甘心付出一切。

金渐层发色的少年独身站在路灯下,目送着爱人离开,正要上车的桐月蓦然回了头,可见笑容的挥手,示意研磨早点回去。

然后她说明天见。

那些原本还有的不甘心便又淡了许多,他忍不住跟着扬起嘴角。

如果游戏最终的奖励是公主的倾心,那么骑士穷极一切或者成为恶龙也不是不可以。

他静静的驻足,眼看着车子行驶离开到消失不见才转身离开。

返回训练地以后桐月完全投身在自己的事情上,也就没怎么留意其他,结束掉自己的晚训离开赛道已经是十点多。

车队的一位下班迟得经理人上前,提醒道外头有人等。

桐月微感疑惑。

“等了你好久了,是男朋友?”

她没说什么,听的人形容才知道是谁,几句话里两人结束。

桐月不停的往外走,径直走到此刻蹲在场馆外的宫侑身边,果然是他。

他等的有些久。

宫侑自己都很意外他什么时候在这种事情上有的是耐心了,即便桐月站到他面前的时候,他多少没忍住皱着眉头。

尽量语气平平“怎么这么迟才出来嘛”

她甚至能听出这人浓浓的委屈…

一定是口音的原因才会软化这句硬气话,桐月思想一歪。

啊,等等。

她眼神凝在宫侑明显肿了的左脸,实在是过于显眼了在这张脸上,不过还好是看的过去,倒似多添了几分薄弱的势态。

但有前车之鉴,桐月保持理智。

见她不回答,宫侑还念着是不是还在生自己下午的气,他多少不知道该怎么说,道歉是万万不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。

他暂且还能有底线。

“给你”

然后回神的桐月手上被强制塞了个芒果布丁,单个包装的、宫侑最喜欢的牌子。她隐隐觉得这一幕分外眼熟,没由来笑了声。

一直留意这人动静的宫侑心里得意,误以为自己是成功解决矛盾,脸上又挂上了往日的笑容。

“走吧”他往前走了两步,示意桐月跟上。

“去哪里?”

“请你吃宵夜”

“....我最近有比赛吃不了油腻的”饮食都有进入管控,夜宵还是沾不得的。

宫侑慢半拍的想到,他有点忘了这茬,就于比赛上两人思维一致妥协,于是只能歇了心思。

“现在很迟了,你快回去吧”

桐月的话让宫侑蹙眉,原本不错的心情瞬间急转直下“不欢迎我?”

“....啊?不是,现在真的很迟了”

桐月亮了亮手机时间。

她都没有考虑什么欢不欢迎的事情,再有排球训练地和这边是有点距离在的,等宫侑再赶回去她都担心那头会关门。

听到这个答案,他才觉得这还差不多的应了声。

但其实也不想现在就走,毕竟找过来也是花了好一番的力气,虽然这方面是宫治的帮忙。

他只负责在旁边催促、止不住的嘴欠下加差点又打了起来。

总而言之,这个过程分外麻烦。

现在就走很亏。

“我送你回去”宫侑如此说。

桐月顿了下,表示就住在附近最近的宿舍楼,左右不过五分钟的路。

“我说送就送”

他重复一遍,不容拒绝的强硬态度让桐月无可奈何,只能顺应这座大神。

一起走的时候宫侑没有开口,桐月也没说什么,两人忽得气氛安静。

倒也不是说一个布丁就原谅了他下午的冒犯,到底是认识的时间太久....

“我以后不会那样了”

宫侑忽得说了句,然后继续用平语保持姿态。

“你.....”别生气的话在嘴里死死的盘了好久,脱口的是“明白了吗”

桐月哂笑,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傲慢,不过能感受到宫侑已经尽可能的去补了点。

她这边是这样想。

宫侑心里却默默加上经过同意的话就能接吻了吧,他其实还挺想再试一次的,下午实在是只尝了个甜头。

好可惜。

到了宿舍楼下,桐月才想起来问“你脸怎么了?”

宫侑难得的错过了沉默,他可不想替佐久早说什么,动动唇吐了句“没事”

他没有要说的意思,她也就没有问下去,几句话道了别。

待已经快要走近宿舍门的时候,背后宫侑又唤了句,桐月转身听得他说“明天还来不来?”

“看情况”

“那别不回我消息啊喂!”

“看情况”

少女云淡风轻的落下最后一句,转身落得的背影挥手潇洒离开,宫侑气也不是反倒笑了出来。

还是很不好哄的嘛。

他再退一点也不是不可以。

第二日组别又有小小的更换,不过桐月一整天没有来,知情的人多多少少会认为是宫侑那一出惹得,以至于晚饭后还不忘讨论。

正吃饭的及川彻就听到了这么个消息——宫侑强吻了桐月。

他一开始甚至以为是什么谣言,秉持不可信的态度,然后去往了宫侑所在的B区,又碰巧听见了馆内宫治吐槽宫侑送了个芒果布丁道歉。

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又互相吵嚷了起来,及川听得一清二楚。

等宫侑注意到有个旁观的才停手。

才这一对视,他就明确厌恶的移开视线。

“你连aki酱对芒果过敏都不知道,真不知道是粗心,还是....”

及川彻往日总是副调笑的面孔,至少对谁都是亲和的样子,所以众人都会觉得他好相与。

唯独这会收敛笑容,摆出了格外的冷漠与犀利。

“不值一提的喜欢也配摆在她面前”

一字一句的嘲讽。

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宫侑的脾气,在事态即将发生动手的时候,好巧不巧因为教练的突然出现,眼尖的宫治迅速按住了宫侑,暂且稳住局面。

毕竟私下斗殴不被发现还好,要是放在教练面前很有可能是会导致禁赛或者其他影响。

宫治理智尚存。

及川也没再说什么,掸了掸自己被揪皱的衣领。

同教练打过招呼后礼貌的离开,仿佛刚刚两人即将要打架的架势是虚的。

年长的教练微妙的察觉到了似乎刚刚是发生了什么,但是碍于近日这两位鼎鼎大名的二传间斗争的事情是人尽皆知,他也就又不免往那个方面想,而不再放心上。

一整天都没有抽出空的桐月再次忙碌到了晚上才结束,她顺势倒在场边的休息椅里,摘下头盔后减轻了不少闷热欲。

正好刮起凉风,虽然还携带着暑气至少聊胜于无,倦怠间莫名的涌上困意。

打哈欠的功夫,熟悉的金发少年就突然出现在了面前,桐月有被吓走了瞌睡。

事实证明,他确实是又来了。

“…我今天有回你消息”

宫侑抿紧唇,好半响嗯了句,就没了后话。

他这样子和昨天又又不太一样了。

桐月扶额撑了会,实在是难以把控这位的心思,屈服的问“所以大老远的过来是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?”

在长久的对视下,宫侑汹汹的只有气势,眉眼是相反的,拧成一团的低低情绪几乎让耀眼的金色都蒙了层灰雾。

“过敏为什么不说”

桐月一愣,明白了过来他说的是什么,缓缓道“那个气氛里好像容不得我拒绝吧”

可以想象出宫侑边说了句麻烦,然后又拿回布丁,口气冲冲的表示下次换个别的口味什么的。

“那个布丁呢?”

“在包里”上一个周目的亦是一直放着。

“没吃就行”

这话才让桐月品过味。

啊…原来是宫侑怕自己吃了才专门来一趟的吗?

“我倒是没这么笨”她还没有这种自虐倾向…

桐月忽得想到了些旧事,停了停话。

宫侑察觉身边人的沉默,又出声拉回她的关注,“那还有没有什么,你全部和我说,我要了解”

他真实的目的是这个。

“…现在?”虽然才八点多,比昨天算是早很多。

但似乎也不合适吧。

宫侑是个完全不听他人潜台词且一意孤行的人,金发少年点点头,还拿出了背包里自带的排球,单手抓了出来递上。

“我们一边对练,我问你回答”

……

在这人的强制要求下,莫名其妙的桐月头次在赛道边垫起了排球。

宫侑先是从简单的问题入手,别看他问的认真,手上打起亦是毫不含糊。

不愧是他。

桐月边防着球路扣回,还要思考他的问题。

排球经由宫侑托出向她的身前飞来,桐月不紧不慢的上手扣回去,落在做好垫球姿势的少年手臂上。

如此循环往复还算平和。

“所以,你谈了几次恋爱”

话锋一转。

桐月这一迟疑下,勉强的接住了球,没想撒谎的说了“三次”

宫侑一句哈,强势的打断了原本还算和谐的画面,他紧紧的握住了球,语气沉沉“都是谁”

看他这份恨不得要把前三个人都撕一遍的神态,桐月默默后悔。

果然还是应该别这么实诚吗。

“算了,我不想听”他改变了主意,然后上前靠近,定定的看着她“那我一定要做第四个”

……

“侑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和我交往?”

“想”言简意赅又符合。

这回答倒是让桐月哭笑不得,说起来明明稻荷崎那个周目宫侑都不曾心思偏转的,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啊。

“因为那个梦?”她语气存疑。

宫侑自知再怎么说都不会有人信,知道她觉得自己是一时兴起更让他心生烦躁,声音也低了下去。

“送你回宿舍,走”

闭口不想再谈。

桐月只好跟上这人的脚步,他似乎记清了路线,稍走在前。又是一路平静下很快就即将抵达目的地,到了昨晚分别的地方。

“反正、我喜欢你”

桐月听到了这一句极轻的回答,是宫侑这位不可一世的人说出的话,居然是这样的小心翼翼。

她侧目看向他,心里没由来一软,张了张口却被场上突兀的第三者截止。

“看来我来得很不巧嘛”

及川笑吟吟的上前,迎着宫侑迅速刺人的眼神,他不偏不倚地同他对视,脚步也不停滞。

作者有话要说:周日更新黑尾的番外,有空会码主线的,看情况双更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