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格格党文学 > 他说我不配 > 第2章 不识趣

第2章 不识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李温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人,貌美的脸上流露出窘迫与尴尬。几乎是一瞬间他大脑不听使唤想要打开车门离开这里,赵鸣呈却已经来到了车前。

李温水条件反射地低下头,身体背对梁瑾蜷缩在车窗下,双手紧张地缠在一起。

赵鸣呈是他们那片街出名的地痞无赖,劫过财砍过人坐过牢,出狱后更是做了高利贷公司的打手。人高马大魁梧壮硕打架下死手,李温水后悔了,不该一时冲动惹他的。

“李温水你他妈别躲了,老子看到你了!”赵鸣呈粗鲁地敲打车窗,看没人回应他又换到另外一面敲打,“哎,哥们儿开个窗呗,我找他有点私事处理。”

车内,梁瑾瞧向看都不肯看他一眼的李温水,嘴角扬起一个弧度,抬手向前探去——他的手突然被人握住。

李温水浅茶色瞳孔微微颤动,声音很低:“别……”

抓着他的手出了汗,修长纤细冰凉湿润,漂亮秀气却一点也不柔软。梁瑾反握住李温水手腕向掌心看去,白皙的指根下长着格格不入的薄茧。

这勾起了梁瑾的好奇,他拨开李温水的手,车窗缓缓打开。

李温水脸色苍白,眼帘低垂睫毛轻颤。

赵鸣呈怒气冲冲:“李温水你——”

梁瑾轻轻挑眉,微笑着开口:“什么事?”

赵鸣呈如同突然熄火的摩托车高昂的声音急转直下,点头哈腰地陪笑:“梁哥,这、这是你车啊?”

赵鸣呈比梁瑾大五岁,却卑微地叫梁瑾哥,在梁家的绝对权势面前,他这种连命都不要的混混也会害怕。

“梁哥,李温水欠我们老板的钱,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你也理解吧?”

梁瑾点头表示理解:“欠多少?”

“一百万。”

梁瑾有点惊讶,一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小数目,像李温水这种蹭他车拍照炫耀的人绝对没有偿还能力。

“我明天会按时还这个月的钱!”李温水坚定地看向赵鸣呈,语气笃定。

“那你打我的事怎么说?”赵鸣呈现在眼睛还火辣辣的痛,没忍住提高了音量,大手一指李温水,“来,你下车我好好和你聊!”

李温水双手捏紧衣摆,咬住薄唇不吭声。

梁瑾若有所思地瞧了李温水一会儿,转过头笑吟吟地:“他不太想和你聊,不如你们改天?”

赵鸣呈是怎么也咽不下白白挨打这口气:“梁哥,请你把车门打开,我保准带着他去别的地方解决我们的问题,绝对不打扰您。”

李温水眼里闪现一丝慌乱,双手越发用力,指节攥得泛白。

梁瑾和蔼地瞧着赵鸣呈,笑容没变,商量的口吻:“那就改天?”

赵鸣呈干这行没少和笑面虎打交道,有的人看着礼貌平和,发起狠来比他这吃过牢饭的人还要危险。

而现在眼前这位“平易近人”的梁少爷,要护李温水的意图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。

赵鸣呈深吸口气,强挤出笑容:“行、行,那就改天聊,梁哥我走了。”

梁瑾友善的挥手:“回见。”

车窗缓慢合上。

李温水有些茫然,他没想到梁瑾会帮他。可比起感激他羞愧更多,为什么梁瑾总是撞见他难堪的时候。

他想他现在的样子一定非常难看,非常落魄。

“好了,现在可以松开我的衣服了吧?”

李温水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的是梁瑾的衣角,名牌衬衫上印着他自己汗湿的手印。

“……”

李温水的脸瞬间涨得绯红,无措地张了张口一时又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此刻梁瑾已经翻出了毛毯,他凑近李温水将毛毯披在李温水湿漉颤抖的身上,又抬手打开了暖风。

突如其来的照顾让李温水很不适应,面颊更红了。

梁瑾手臂拄在窗边,手背托着下巴,目光打量着李温水:“你不是很厉害很伶牙俐齿吗?怎么刚才没拿出泼红酒的气势?”

李温水知道梁瑾在嘲笑他,但嘴巴还是逞强:“他要是和我一个体型,你看我敢不敢?”

梁瑾一笑:“你是在承认自己欺软怕硬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怎么欠了一百万?”

李温水突然抿紧唇瓣,他不想说。

梁瑾也不指望李温水回答,若有所思地说出猜想:“用来买各种名牌?又或是吃喝享乐?你一开始应该借得不多,但借贷这种事一旦开了口子就关不上。当欲望匹配不了实力,利滚利,就滚到了现在你根本偿还不了的程度。”

“你懂什么。”

李温水捏着身上柔软温暖的爱马仕毛毯,梁瑾这种用五位数毛毯的富人,是不会懂的。

不会懂他为什么会欠债,不会懂他为什么要穿名牌,梁瑾只会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地认为他所认为的。

与这种没有同理心的人讲述实情没有用,他不需要谁的同情,也不想在谁面前揭露自己的过往。

那只会显得他更加低人一等。

“今天谢谢你,”李温水拿下毛毯,麻利地把毯子叠得整整齐齐还给梁瑾,“我要走了。”

梁瑾接过毛毯,突然道:“不要再和嘉楠联系了。”

李温水身体一僵,不解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梁瑾神情坦然:“嘉楠性格单纯,你们不合适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他,玩弄他的感情了?”

“难道你没有在嘉楠那里拿好处吗?”梁瑾似笑非笑,“我不想争论,现在也只劝告,等到我舅妈找到你时,她可不会有我这么好说话。”

李温水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,从头凉到脚,刚才因为梁瑾的帮助而在心底产生的感激之情荡然无存。

其实他早就应该明白,他不应该对任何人抱有幻想。

李温水轻呼口气,挺直脊背:“所以不应该像电视剧桥段那样,让我离开洛嘉楠时给我点好处吗?”

梁瑾眯起眼睛,他很久没有碰到这么不识趣的人了。

天空毫无征兆地落下雨来,噼里啪啦地打在车上搅得人心烦意乱。

冷风涌入,车内温热散得一干二净。

梁瑾拿出雨伞交到李温水手中:“我还有事,就不送你回家了。伞不用还了,当是你的好处。”

车门自动打开,梁瑾摆弄着手机再也没有看过李温水一眼。

梁瑾无非是在赶他走。李温水无话可说,接过雨伞迅速下车。

青年单薄的身影在倾盆大雨中如同飘摇没有归处的孤舟。

*

李温水回到家里时浑身上下没一处干爽的。

狭小的平房一室一厅,家具已经有些年头了,泛黄老旧散发出潮湿难闻的气味。

“滴答——滴答——”

房子又漏水了。

李温水熟练地拿起脸盆接住漏水的地方。随后走到床边解开扣子,露出颀长清瘦的身体。

水滴顺着发尾滑落在背上,细嫩的肌肤泛着柔和的光泽。

李温水换上洗得发白的睡衣,睡衣还是高中时买的,现在短了很多,他坐下来两条白到发光的腿一晃一晃的。

撕坏的外套平铺在床上,李温水面露愁容,这件外套三万,明天要还款一万,还有……

手机视频倏地响起——

看到屏幕上的名字,李温水挤出笑容,确定自己笑得很好看后才按下接通键。

屏幕中身穿校服的少女开口:“哥,我这次模拟测试全年级第一。”

“厉害啊,”李温水笑道:“想要什么奖励?”

李温晴难掩喜悦:“我不要奖励,我是想告诉你我一定可以考上市里最好的大学,到时候我就可以去打工了,为你减轻负担。”

“李温晴,”李温水吸了吸鼻子,郑重其事,“不要再提打工的事,我又不是养不起你。明天也该打生活费了,我多给你打五百,你想买什么买什么,不够再和我要。”

李温晴看着家徒四壁的家,哥哥又怎么可能养得起她?不过是强撑着。

七年前哥哥带她离开继母家投奔外公,后来外公去世,哥哥为她吃了很多苦,她都看在眼里,可是她不能说,她提了哥哥只会更难过。

“哥,你吃饭了吗?”

李温水摸着空落落的肚子,点点头:“吃了,朋友生日宴请我去吃了蛋糕、红酒、牛排。”

“真不错,我也想吃牛排!”

“你放假回来哥带你吃,”李温水声音有些古怪,“时间不早了你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,哥你也早点睡。”

挂断电话后李温水迅速擦了下眼睛。想到明天面临的难题,他整理好情绪拨通了李群号码。

良久,对方悠悠接起。

电话那边很吵,李温水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“恭喜”,似乎是在庆祝着什么。

“有事吗?”男人语气疏离。

李温水绷直身体,下意识摆出一副强硬姿态:“晴晴的生活费呢?”

李群突然抬高音量:“什么生活费,李温晴这个月不是已经满十八岁了吗?再说你不是兼职做了个小网红很赚钱?朋友圈那么多名牌,还拿不出李温晴的生活费?”

一连三个问句,明显就是不想给钱。

李温水声音比李群还大:“李群,我有钱和我要你钱并不冲突,这是你欠我们的!当初我带晴晴离开,给你和那女人腾地方,你答应我每个月给生活费到晴晴二十岁。看来你现在日子过安稳了,忘了你当初做过的那些龌龊事?那要不要让我帮你的现任亲朋好友回忆回忆?”

“你别乱来,”李群沉默片刻,“你来取钱吧,正好我有事情和你说。”

李温水不认为能从李群口说出什么好事。

*

半个小时后,李温水来到热闹非凡的别墅门口。

他换了一身颜色鲜亮的大牌风衣,双手插在口袋里,一手打伞神采奕奕。

李群推门出来,四十几岁的男人脸上皱纹很少,穿着昂贵的西装,头发梳到后面精神抖擞。

李温水靠在墙上盯着他,眼里满是鄙夷。

李群把钱递了过去:“别进去了,拿完钱走吧。哦,对了,里面有张照片你拿给温晴看看,是你张叔叔家的儿子。”

李温水脸色一变,他用力攥着信封,故作好奇地往别墅里瞧:“啧,什么日子啊?”

“没什么,快回去吧!”

他不顾李群阻拦大步走进别墅。

客厅内鲜花气球、红酒美食、宾客们觥筹交错。

挂在客厅最中央的横幅上写着——“庆祝李月言满月快乐”。

这几个大字刺痛了李温水。

他端起桌上红酒,喝了一口,剩下的当着李群的面扔在地上。

玻璃杯撞在地上发出清脆刺耳的声响。

“你女儿满月酒啊?怎么没通知我?怕我砸场子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