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格格党文学 > 豪门怨夫带崽上娃综爆红 > 第20章 没人要

第20章 没人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娜娜,还不快谢谢时叔叔。”程成笑眯眯的,却莫名的有几分不怀好意的味道。

程娜娜有些懵懂,但还是非常听话的九十度鞠躬:“谢谢时叔叔。”

“那我们先进去了。”然后牵着程娜娜,第一个往饭店走去。

钟阳也不例外:“小宸真大方,以后有什么需要,尽管和阳哥说。”

说罢,也牵着钟子艺进了饭店。

时宸默默的看向范江秋。

昨天的范江秋还不和时宸拍摄,但今天的范江秋已经啪啪啪打脸了,毕竟自己吃了时宸的红烧肉,还给他打了一早上的工,什么脚臭的恩怨,暂且抛之脑后,日后再算,他现在只想吃顿好的,于是用比其他人更加真诚的语气,带着小知知一同朝他九十度鞠躬:“谢谢,时宸这顿饭,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
小知知也乖巧的点点头:“时叔叔,好人。”

话音刚落,范江秋利索把小知知扛起来,百米三秒的冲进饭店,只留下一阵扬起的沙尘。

时宸不禁咳了好几声,浑然没想到自己一句请客,会让几人给他演一场变脸特技。

不过,还好小崽崽还在。

时宸美滋滋的把小崽崽抱起来,用脸使劲儿的和他软绵绵的脸贴贴:“小安安今天辛苦啦,有没有想吃的饭菜呀?”

小安安的脸被他挤得有些变形了:“爸爸,胡扎。”

“哦,胡子啊。”时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今天好像忘记清理了,男人胡渣是长得最快的,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,远看也看不出来,但小崽崽的皮肤太嫩了,很容易划到。

时宸只好不贴贴了:“那我们进去吧,我给大虾点排骨吃,今天辛苦了。”

“谢谢爸爸。”小崽崽用胖乎乎的小手抱着时宸的脸蛋,在他脸颊啵了一口。

时宸瞬间觉得幸福感快让他飘起来了。

有崽如此,父复何求。

虽然是时宸请客,但其他人依然心有余悸,怕消费太高,点得很克制,因为这种小餐馆菜单上是写上价格的,好在程成作为大哥,点了菜之后去和老板套近乎,询问了一番后,在知道这里一盘酸菜鱼才五十八,一盘青菜十八块,心里瞬间有了底。

“我刚刚算了,我们这一顿,一起应该是两百三十六块钱。”程成倒了一杯水,顿时心安理得起来。

“两百三十六?”钟阳难以置信的程成,饭馆里的人多,他左右看了眼,凑到程成旁边低声道,“你没算错吧,我们点了三个肉菜呢。”

“我都问了,这里所有肉菜都是五十八块钱,蔬菜十八,加上我们的水,米饭什么的,两百五最多了。”

“这么便宜吗?”

这里的环境一般般,但在钟阳的认知里,一顿饭没有个几千块,那都不叫饭。

时宸却不意外:“放心吃吧,待会不够再点。”

此时小朋友们已经坐在自己位置上,饭店的厨房有一个很多的窗户,他们可以从这里看到厨房里面的情况,四个朋友饿得不行,望眼欲穿。

不过厨师的动作很快,二十分钟不对就陆陆续续的上菜了。

小朋友们的眼神放光。

四个大人四个小孩,吃三个肉菜两个素菜是有点少,但这已经是他们这两天最丰盛的一顿了,时宸迫不及待的和老板要了一大桶饭,拿了碗筷,一人盛上满满的一大碗。

他们几人中午就随便用剩余的面条对付了一下,起床后又逛了一个多小时,这五六个小时一点东西都没吃,早已经饿得肚子呱呱叫了。

大人还好,小孩子一看到饭,也不等菜上齐了,用勺子扒拉着米饭,就着刚上的菜狼吞虎咽。

“爸爸,娜娜要次排骨!”程娜娜嘴里含着饭,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粉蒸排骨,恨不得直接拿起来啃。

程成温柔的应了声好,夹了一块肉放到娜娜的碗里。

除了钟子艺之外,其他小朋友还不会用筷子,只能用勺子,可勺子不好啃骨头,娜娜干脆放下碗,用手拿起排骨啃。

斯哈斯哈——

好香。

而顾安在吃饭这一块一直很安静,即便是饿急了,可之前被原主调教出来的‘乖巧’并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。

但这时,时宸已经把骨头给剃掉,只剩排骨肉放到了他的碗里。

顾安一愣,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:“谢谢爸爸。”

“多吃点。”

小知知就不喜欢吃排骨,他喜欢吃酸菜鱼,但酸菜鱼虽然用的黑玉没有小刺,可四周那一圈是有一点点刺的。

范江秋没有耐心,奈何小兔崽子在吃这方面就是挑,他便一直低着头给他挑刺,要是卡喉咙了,估计他姐能开个直升飞机来揍他。

钟子艺吃得最香,低着头大口的扒着饭。

“慢点吃,又没人和你抢。”钟阳抽了一张纸巾,给钟子艺擦嘴巴。

钟子艺使劲儿的摇头,嘴里含着一大口米饭,说话含含糊糊,只能勉强的听到好次好次几个字。

大人们也开动了,酸菜鱼,梅菜扣肉,粉蒸排骨,虽然是简单的家常菜,但老饭馆开了十几年,老师傅的厨艺精湛,把几道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做出了五星级的味道,吃到最后,盘子里只剩下几根青菜。

几个小孩子吃完去一旁玩了,小知知和顾安混熟了,顾安牵着他,融入到了小集体里面。几个大人则是饱得根本不想动,就靠在椅子上。

“嗝~”

一个响亮的饱嗝响彻饭店。

几人都愣住了,转头看向打嗝的某人。

范江秋红着脸,抬起头硬着头皮道:“我水喝多了,怎么了?”

时宸轻声调侃道:“那你喝得挺多的啊。”

范江秋嘟喃道:“关你什么事儿。”

时宸笑了笑,没接话,起身去结账去了。

范江秋看着他站在前台结账的背影,只觉得脸更烫了,他拍了拍自己的脸,嫌弃自己的嘴怎么这么馋。

吃完饭回去的时候,时宸在路边的小店又买了两套适合这个季节的保暖内衣,小镇的物价低,两套保暖内衣一起才八十块钱不到,特别划算。

回到别墅的时候,导演已经离开了,只有几个摄影师和他们在一起,回去的时候八点多,几人在各自房间外面打了招呼,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玩了一天,孩子们的精神一直很好,时宸给小崽崽洗完澡,换了衣服之后躺在床上,时宸下楼给他烧水喝药,但等药端回去的上,小崽崽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胖乎乎的身体藏在厚厚的棉被里,他蜷缩着,卷翘的睫毛给他白皙的小脸打下一片浅浅的阴影,呼吸浅浅,整张小脸透着恬静的美好。

时宸干脆也不喊他喝药了,其实现在喝不喝倒也无所谓,不会再复烧就是好全了,不要再让他感冒就行。

与此同时,娃娃房里,小知知被范江秋从浴缸里连人带大毛巾一起抱了出来。

“舅舅,我要穿那件绿色的衣服。”

“绿色的?”范江秋在行李箱里翻了两次,没看到他要的白色衣服,随手挑了件白色的,“就这套,快点穿上,舅舅待会还有事儿呢。”

“嗯……不想要。”小知知撇撇嘴,“小知是皮皮虾,是要穿绿色的衣服。”

“皮皮虾?”范江秋嘴角抽抽,根本没想到都一天了,范金知竟然还在角色扮演,顿时沉了下脸,“别给我找事,赶紧穿。”

小知知拉拢着脑袋:“舅舅,你这样会没人要的。”

范江秋动作一顿,提起他耳朵:“还来批判我了,你舅舅我风流倜傥,怎么可能没人要。”

“哼,就是没人要。”小知知重重的哼了声,“要像时叔叔那样温柔有耐心的人才能交到女盆友的。”

“温柔?有耐心?”范江秋不屑的哼了声,他就看不出来时宸哪里问题有耐心了,范江秋不客气的往他脑袋上敲下去,“谁说老子一定要找女朋友的,我找男朋友不行吗?”

小知知的眼睛一亮:“时叔叔那样的吗?”

“不是!”范江秋想也不想的就否认了,可忽然脑海里浮现出时宸那张俊朗清隽的脸庞,穿衣服的动作猛地一顿,

好像……

范江秋深深的思索了一番,总觉得哪里好奇怪,他以前也不是没和时宸接触过,但那时的时宸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模样,任谁看到都喜欢不起来,可昨天见到他的时候,他竟然二话不说,就给他道歉,实在是很匪夷所思。

这是摔坏脑子的后遗症吗?

而且这次见面的他和以往的全然不一样,不仅是作风,还有感觉,根本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但是范江秋不会承认的,他义正言辞的表示:“我不会喜欢他,他和你舅舅我有过节。”

小知知皱起眉头:“是吗,可时叔叔这么好的人,为什么会和舅舅有过节?”

他看着范江秋,清澈的蓝色眼底有着深深的怀疑:“该不会是舅舅欺负过时叔叔吧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