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格格党文学 > 强欢[闪婚] > 第74章 074

第74章 074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林阿姨,您哭了?是不是秦叔叔他……”

“没有,他挺好的。欢欢,你进去看看他吧。”

陈欢点了点头,听到林婉梅这么说,她提了一路的心才算是放下了。

那天医生也说了,手术很成功,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。

可是,她心里的不安却丝毫没有减轻。

推开病房的门进去,秦国安躺在床上没有什么生气,比刚做完手术的时候还要更瘦了,那双眼睛深深的凹陷着,她努力隐忍着,才没有当着他的面哭出来。

“老秦,欢欢来看你了,你不是有话想跟她说?”

林婉梅在床边唤了一声,秦国安缓缓睁开眼睛,先是盯着天花板出了会儿神,这才转过头来看向陈欢,陈欢觉得他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
“欢欢……你来了……”

“秦叔叔。”

秦国安想坐起来,陈欢赶紧帮他在身后垫了靠枕。

“您找我来想说什么?”

秦国安看了站在床边抽噎的林婉梅一眼,轻轻叹了口气,“孩子,这么久以来,你为了我们家付出的已经太多了,叔叔阿姨老了,也没有机会偿还了,只希望你能过的幸福,我们心里也能好受点。”

他说着喘了几口气,这才又继续道,“梁先生人很好,他是因为你才会帮我们,但是已经足够了。我们决定搬到你林阿姨的老家去住,那里环境不错,适合休养。以后,你就不用再来看我们了。”

“秦叔叔……”

“阿瑞已经走了,你跟我们家的缘分,也到止为止吧……孩子,希望你能过得幸福……”

陈欢鼻子酸酸的,她想哭,却哭不出来。

他说了没几句就累了,帮他重新躺好,陈欢才从病房出来。

她看的出来,秦叔叔的状况还不是很好。

他现在这个样子,能经得住长途跋涉么?

林婉梅也跟着出来了,“欢欢,老秦昨天梦见阿瑞了……梦里的阿瑞是笑着的,他说他现在很幸福,也希望你不要再纠结在过去了……”

陈欢双眼兀的睁大,“秦叔叔梦见……”

阿瑞了?

“欢欢,老秦跟你说的,也是我想跟你说的。以后你也不用担心我们,家里那片要拆迁了,上面给了不少钱,足够我们生活了。倒是你呀……要好好珍惜梁先生……”

林婉梅别过脸去抹眼泪,陈欢想劝她几句,可她一个劲的催促陈欢快点离开。

等陈欢从医院出来,还是有种不真切的感觉。

秦叔叔跟林阿姨要走了,可是秦泰也不在他们身边,他们老两口真的可以么?

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,可又觉得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。

她早就想到这一天会来的,却没想到这么快。

林婉梅看着陈欢进了电梯离开,又在走廊里坐了好一会儿,直到一道身影站在她面前,“谢谢您能成全。”

林婉梅红着眼眶抬头看着面前的人,“是我们家应该谢谢你们……谢谢……”

陈欢不想回家,她让小林开着车带她在街上转转。

小林也不敢吭声,把车开的不快不慢,在凌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行驶。

陈欢全身麻木的靠在座椅上,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,没有任何想法。

现在的她完全是一个精神出走的状态。

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,陈欢眼皮子有些重了,她明明把自己放空了,什么都没想,可是又觉得想了很多很多,想的头都疼了。

梁君宥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她还在车上,可是没接。

最后让小林送她去了海边。

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。

海风有些大,小林拿了毛毯披在她身上,远远的跟着。

陈欢也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远,直到一步也走不动了,才在一块礁石上坐下。

身体已经冻的快没有知觉了,可是脑袋却在以极快的速度运转着。

关于过去,是该放下了吧。

太阳升起来了,开始的时候只有一点点,然后越来越大,越来越亮,忽然间就从海平面上跳跃了出来,整个世界瞬间灿烂光华。

温暖而明亮的阳光,仿佛照进了她心底最深的地方,连同那片黑暗,也一并清除了。

“阿瑞……我会幸福的,祝福我好么?”

曾经她以为永远都无法忘却的回忆,还有那永远都没有办法走出的深渊,却在另一个男人的陪伴下走了出来。

现在的她,已经不再需要过去的那些回忆支撑也可以活下去了。

以后,她想珍惜身边的人,而不是把自己困在仇恨的深渊里,自寻死路。

一道身影从远处走来,挺拔的身影,仿佛一棵永远不会倒下的树,无论发生什么,都会在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。

她睁大眼睛看着海平面上的太阳,想动一动,可是身体早已经麻木了。

甚至眼皮也越来越重,全身都透着疲惫。

该回去了。

她心里想着,用手撑住礁石站了起来。

可是下一秒,眼前一黑,身子重重向前倒下去……

梁君宥将她抱了个满怀,“看个日出都差点被误会成跳海殉情,陈欢,你真够有本事的!”

她似乎是听到了他的报怨,睁开眼睛看了看他,然后重新合上了。

她的身体冷的像块冰,梁君宥抱着她大步往停车的地方走去,眉眼间是别人看不懂的幽暗。

“抱歉,欢欢,可总要有这么一次的……很快就会好起来的……”

陈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,她病的有些严重,吹了半夜的海风,还冻了那么久,再加上睡眠不足,整个人都像烧红的烙铁,全身都是滚烫的。

明明身上发烫,她却觉得自己快要冻死了,盖了两层被子还觉得不够。

梁君宥没去上班,就在家里陪着她,梅姐也特意做了清淡的饭菜,可是她根本就没有胃口。

“二哥,林阿姨他们要搬走了……”

她躺在梁君宥怀里呢喃着。

“恩,我听说了。”

她想哭,可是眼泪根本流不出来,她忽然想到,是不是因为眼泪太多,所以才会生病的。

如果能痛快的哭出来,或许还会好受些。

“二哥……”

她张了张嘴想要跟他说声谢谢,谢谢他能帮秦叔叔看病做手术,帮她了了一桩心愿。

可是眼前一黑,又没了意识。

这一觉,她睡的很沉很沉。

她梦见秦瑞还像初见时一样,一袭浅色白衣,站在树下冲着她微笑。

他远远的看着她说,“欢欢,我们都会幸福的。”

她还看到秦叔叔恢复了健康,跟秦瑞一起在草地上欢笑,看到她的时候,秦叔叔冲她摆了摆手,“孩子,你的路还很长,但是跟我们秦家的缘分就到这里了,以后各走各的路吧。”

她想要追过去问他们很多很多的问题,可是画面一变,他们都不见了。

只有爷爷站在她面前,还是像以前一样精神抖擞,“欢欢,你真的长大了,这样爷爷就放心了。你爸妈也是为了你好,别跟他们置气了……”

“爷爷……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

她呢喃着,眼泪汹涌而出,落在手背上,幻化成了一颗颗晶莹滚圆的珍珠,落入脚下的大海中。

爷爷慈祥的笑着摸她的头,他的手很温暖,“这是爷爷的命,谁也不怪。只要你过得好,爷爷就知足了。”

她低头看着澄净的海面,海水那么透彻,干净的能看到水下的沙石。

那水一点都不冰冷,反而是温暖的,让她想要躺下去……

“太太,您醒了?”

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渐渐恢复了神智,陈欢睁开眼睛,就看到梅姐站在床边,正探着头看她。

“太太,您要喝水么?”

她微微点头,梅姐马上扶着她坐了起来,又接了杯水给她。

一杯温水下肚,陈欢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。

原来,那都是一场梦啊……

她转头看着窗外,已经是傍晚了,她这一觉睡了很久吧?

梅姐以为她在找先生,马上道,“公司临时有个会议要开,先生刚过去没一会儿。太太,您已经昏睡了两天了,颜医生来过几次,如果您晚上还不醒的话,他一会儿还过来的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她张了张嘴,才发现嗓音沙哑的厉害,可能是发烧的后遗症吧。

她身上已经没那么痛了,这次的症状好像比之前的还要严重些。

以前发烧虽然也要折腾好几天,可至少不会像这次这样昏睡这么久。

“太太,先生走的时候吩咐我煮了粥,我送上来您先吃点吧,这么久没吃东西,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

“梅姐,我没胃口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想再睡一会儿,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那好吧太太,您有什么事就叫我,我就在外面。”

陈欢点了点头,等梅姐带上门出去,她掀开被子走到了窗边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,地下落了厚厚的一层积雪,被风卷过的时候,才有机会短暂的重新飘扬在空中。

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很久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
直到一道身影从道路尽头走来,纤薄而挺拔的身影,一步一步,向着她靠近。

她眼眶有些疼,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还是个性子活泼的大学生。

可是后来,她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了深渊,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和心灵,变成了一个恶魔。

她知道是自己害了他。

仿佛是心有灵犀一样,那道身影在大门外驻足,抬头往这边看过来。

隔着很远的距离,可是两个人都认出了彼此。

陈欢转身就往楼下走,出卧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,套了件羽绒服,又换了拖鞋。

梅姐见她下楼有些诧异,“太太,您这是要去哪?”

“出去见个朋友。”

“外面冷,您……”

梅姐的话还没有说完,玄关的门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。

她看着走到外面的太太,赶紧拿了件厚外套追出去。

“姐。”秦泰笔直的站在门外,颇有种军人的气势。

跟那天她去部队看他的时候相比,他的精神好了一些,但脸色依旧苍白。

陈欢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了握,又缓缓松开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他眼底带着深深的羡慕与忧郁,抬头看着那座漂亮的别墅,“我想来看看你生活的地方,想看看……他对你好不好。”

陈欢鼻子一酸,心脏狠狠的抽痛起来,“去医院看过秦叔叔了?”

她以为他只是利用探亲的时间才回来的。

秦泰“恩”了一声,目光落在她身上,她假装看不懂那目光里的深情,紧咬着下唇,抵御着心底的酸涩。

“姐,对不起……以前是我太浑了,我不想让你去冒险,想替大哥守护你,可是……我太不自量力。”

他苦涩的勾了勾唇角,眸底闪过一抹悔意,“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,他更适合陪在你身边,以后有他照顾你,我也能放心了。”

或许从一开始,能配得上陈欢的,就只有梁君宥而已。

而他,只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丑。

不仅没能帮得了她,反而一次又一次的给她添麻烦,他就是她的拖累!

“秦泰……”

“姐,我会陪着我……爸妈走的,我在部队的时候报考了那边的一家事业单位,只要过去就可以正式上班了,以后,我会努力赚钱,连我哥的那份孝心一起尽了。所以你就不要再担心我们家的事了,你好好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陈欢深深的看着他,现在站在她面前的秦泰跟她以前认识的那个截然不同,看来他真的长大了。

梁君宥说的对,她不可能永远陪在他身边,也不可能永远替他做选择和决定。

只有自己摔倒了再爬起来,才会走的更加顺畅。

每个人成长的路都是要自己一步步走过的,别人的辅助和帮忙根本不作数。

如果当初她没有干预他的生活,结果会不会不一样?

他低头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,有些局促的看着她,“姐,这条项链我早就想送给你了,可是一直没有勇气,现在就当作我们的离别礼物好了,如果你不喜欢,可以……”

“谢谢。”她打断他的话,接过了盒子。

“我会好好保存的。”她勾了勾唇角,看到他的表情放松了些。

或许这条项链才是他的心病吧。

这是他对她那一份暗生的情愫,也是他那份不切实际的幻想,最终,他还是鼓起勇气送出来了。

她知道,他又迈出了一大步。

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,只是看着彼此,谁也没有说话。

天空忽然飘起雪花来,一片一片落在两人的肩膀上,很快就融化了。

秦泰咬了咬牙,扯着嘴角挤出个笑来,“姐,我们以后……还有机会……”

再见面么?

“恩,一定会的。”

陈欢看到他红了眼眶,额头的青筋也绷了起来,可他依旧保持着微笑,“那我走了,你好好保重。如果……他欺负你了,我随时会帮你报仇。就算打不过他,也得让他知道,你有‘娘家人’护着,不是那么好欺负的!”

“好,我会记着的。”

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仿佛要将她现在的模样深深的刻进骨血中一般,然后咬牙转身离开。

从此以后,恐怕再没有相见的机会了吧?

明明知道,可他却还想再给自己留一丝希望,因为那是他活下去面对新生活的勇气。

他的脚踩在路面的积雪上,留下一串不浅的脚印。

“姐,你一定要好好的……”

他轻声呢喃着,有滚烫的东西从眼眶里滑落。

他没告诉她,父亲那天晚上见过她之后就走了,走的很安详。

那场手术还是没能救回他的命。

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,所以以后,更要用尽全力保护母亲,把他浪费的那些时间全都弥补回来……

陈欢站在雪地里,默默的看着那道身影越走越远,心里的某一处伤口忽然就愈合了。

像是被施了神奇的魔法,一点一点的愈合着。

“太太,外面冷,还是先进去吧。”

梅姐见他们说完话了,才敢走过来。

她小心翼翼把外套披在陈欢身上,同情的看着她。

陈欢依旧站着没动,只是肩膀微微的抖动着。

梅姐又看了她一眼,忽然心疼起来,“太太您哭了?”

她哭了么?

陈欢伸手抹了把脸,才发现泪水早已经沾湿了脸庞。

这几天忍着的眼泪,在这一刻悉数滑落了下来。

她仰头看着晦暗的天光,一片片雪花向下坠落,美的令人心动。

梅姐还想说什么,她转身回了别墅。

“太太……”

“我没事梅姐,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。”

梅姐叹了口气,知趣的没有再跟上去。

陈欢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的包裹了起来,从最初的呜咽到后来的嚎啕大哭,心里积压的所有情绪全部都倾倒了出来。

她给该隐发了条信息,“秦叔叔一家要离开了。”

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该隐说这些,或许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。

能听她倒这些苦水的,该隐是最好的人选。

好一会儿,手机振动起来。

她点开看了眼,哭的更厉害了。

该隐给她回了一条对他来说足够深奥的句子,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,这对你们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……

她跟秦家人在一起,看起来是在互相取暖彼此帮助,实际上却是彼此的负担和拖累。

如果不打破这个死循环,到最后,谁也没办法走出来。

所以现在秦家人离开,去开始新的生活,对他们,对她,都是好事。

她将头埋进双手间,泣不成声……

梁君宥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,梅姐向他汇报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,还说太太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。

梁君宥让她准备晚饭,然后快步上了楼。

卧室里没开灯,借着窗外积雪的映衬,还能看清楚房间里的光景。

她坐在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粽子,低着头,好像是睡着了。

“欢欢。”

他走过去将她连人带被子都搂进了怀里,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。

陈欢抬起头看着他,“二哥,你回来了?”

“恩。”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唇,她的唇瓣冰冷而颤抖,像一只不安的小兔。

没有下一步,也没有任何不健康的想法,就只是一个思念而充满爱意的吻。

她的心一点一点恢复了温度,只要在他怀里,她就觉得心安。

“秦泰来过了。”她靠在他怀里呢喃着。

他眸光暗了暗,“我知道。”

“二哥……”

“恩?”

“是不是你帮他了?工作的事……”

她知道,秦泰资历不够,而且还有前科,如果没有人出面,他根本不可能找到事业单位的工作。

而那个会出面帮助的,除了梁君宥她想不到别人。

他没打算瞒她,“他在部队里表现很好,我把他的前科也消了。考试是他自己通过的,他有实力。”

刚收回去没多久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,她搂着他的脖子用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谢谢你二哥。”

“傻,我们是夫妻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他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,眼底是满满的深情。

曾经他因为嫉妒秦瑞,所以连同秦家的人也恨之入骨。

每次她都为了秦家人抛下他,甚至不顾一切,那是他最愤怒的时候。

可现在他想明白了,既然改变不了,不如试着接受。

她放不下的,他替她承担,反正从他撕碎离婚协议的那一刻,就已经准备好要为她处理无数次麻烦事了。

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件而已。

“再哭下去眼睛都肿了,让人看了以为我欺负你了。”

陈欢破涕为笑,她已经很久,没有这么轻松过了。

或许这场病,把她的心病也医好了。

“先下去吃饭,你都三天没吃东西了,真要成仙?”

陈欢不客气的把眼泪都抹在他胸口,“已经是了,不然哪有仙气吊着?”

见她会开玩笑了,他提了几天的心才缓缓落回肚子里。

当初他还担心这剂药会太猛了,不过看现在的效果,似乎还不错……

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间就快要过年了。

忙过了年前最忙碌的那段日子,公司也放了年假。

两个人同时都闲了下来,就计划着置办些年货,把家里装饰一下,有点过年的气氛。

以前梁君宥是不弄这些的,他在部队里节俭惯了,跟一些糙老爷们也没什么好装饰的,而且年夜饭也是回梁家吃,所以做这些还是头一次。

陈欢的情况跟他差不多,不过她小时候跟爷爷一起挂过灯笼。

父母经常不在家,她听佣人说,过年就是全家人团圆的日子,所以她想把家里装扮的漂亮些,父母就会回来陪她过年。

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,大年夜那天父亲飞到国外去谈生意,母亲则在房间里开视频会议,就连年夜饭也是佣人送到房间里吃的。

至于她挂在家里的那些装饰,父母根本从来没有看过一眼。

后来她长大了些,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时候,就不会傻乎乎的讨好父母,做这些蠢事了。

站在梯子上挂灯笼的时候,她忽然想到小时候爷爷也是站在下面扶着,一脸紧张的模样,跟现在的梁君宥一模一样。

“还不快挂,傻笑什么?”梁君宥催促了一句。

她勾了勾唇角,“二哥……跟你在一起过年真好。”

梁君宥愣了愣,破天荒的红了脸。

不过陈欢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灯笼上了,并没有发现……

年夜饭是在梁家吃的,陈欢虽然不怎么乐意去,可这是传统不能破。

除了梁朵朵一家三口,其他人全都倒其了。

陈家本就人少,每次过年的时候还只剩下她跟爷爷两个人,所以现在看着一大桌子的人围坐着,陈欢还真的不习惯。

她默默的看着他们说笑,感觉自己像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。

梁君宥在桌子下面紧紧的握住她的手,“一会儿吃完了我们就回去。”

陈欢勾了勾唇角,其实她应该慢慢习惯这种环境的,毕竟以后还有很多这样的场面。

方蕊看着两个人躲在一边低声说话,忽然开口道,“欢欢,你多吃点,好好补补身子,来年争取怀孕!现在咱家就差你跟君宥了。”

她本就是带着笑半开玩笑的说着的,可是听在陈欢耳中,却有了其他的意味。

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僵硬,梁君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,示意她不用担心,“近几年内我们还没打算要孩子,等过够了二人世界再考虑。”

“君宥!”

“行了,先吃饭!”梁老爷子打断了方蕊的话。

梁浩威也赶紧打圆场,“妈,你就是太心急了,我倒是羡慕他俩的生活,像我们,天天连个好觉都睡不上!”

方蕊沉着脸冷哼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。

原本还算愉快的一顿晚餐,也因为孩子的事变得有些尴尬。

吃过晚饭,梁君宥被梁老爷子叫到了书房问话,陈欢尴尬的坐在客厅里,看梁浩威家的小霸王在客厅胡闹。

她原本不怎么喜欢孩子,可是最后看到小孩子淘气竟然也不觉得厌烦了。

难道真的是年纪到了,所以连心态跟喜好都变了?

周雨扬走过来坐在她身边,“欢欢,你也别怪妈着急,她也是想趁着现在身体好,帮你哄孩子,以后你自己带了就知道有多累了。”

陈欢轻咬着下唇没吭声,周雨扬又热心道,“不过你这身体太瘦弱了,我生孩子之前找一位老中医看过,改天你有时间了我带你过去。生孩子可是体力活,比你想象的要辛苦的多!”

梁君宥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楼,打断了周雨扬的话,“大嫂,孩子的事我跟欢欢商量过了,现在不着急。”

“行了,知道你们年轻人想法多,但是这事还是宜早不宜迟,女人的身体机能老的快,现在生恢复的还能快点,要是到了我这个岁数,那才真叫活受罪呢!”

从梁家出来,陈欢的脸色一直不太对劲。

连梁君宥的脸色也不怎么好。

刚才在书房,爷爷问他为什么不想要孩子,他也没说出个大概,最后还是把爷爷给惹怒了。

爷爷倒不是因为急着想抱重孙子,只是想看着他们两个家庭美满了,好对故人有个交代。

车窗外一闪而过的灯光映衬在两人脸上,泛起五彩斑斓的光。

陈欢忽然转头看着他,“二哥,过了年你去做复通吧。”

梁君宥拧了拧眉,没吭声。

两人刚到家,就看到外面停着两辆车,客厅里的灯开着,但是听不到动静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陈欢认得这两辆车,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是颜玉的,另外一辆稍稍低调些的是王凯泽的。

她转头看着梁君宥,“你跟他们约好了?”

梁君宥皱了皱眉,怎么可能,刚才吃饭的时候颜玉打电话他都没接!

以前没结婚的时候,过年三个大老爷们没地方玩,就在酒吧里喝一夜的酒守岁,可那是以前,而且还是在酒吧。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客厅,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时愣住了。

钱萌萌冲着两人咧嘴笑,“我是被拐骗来的。”

“哥,嫂子,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我都输了好几把了!他俩合起伙欺负我!”

看着颜玉那张苦瓜脸,梁君宥撇撇嘴,送他一句活该,“输了还不赶紧滚?”

“我们刚才投票了,最后一致决定来你家守岁,老在酒吧太没新意了!”

梁君宥脸色又沉了几分,所以来他家就有新意了?

眼看着他要发飙,陈欢拉了拉他的手,“算了,大家一起玩热闹些。”

过年不就是要热热闹闹的么?

梅姐跟小林他们全都回家过节了,原本她还担心别墅里只有两个人会显得冷清,现在看来,是她多虑了。

虽然她喜欢安静,可她也不能让梁君宥一直迁就着她的生活方式,她想融入他的生活……

陈欢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嘈杂的环境下睡着,虽然睡的不怎么踏实,但好歹睡了会儿。

早上下楼才发现他们昨天晚上玩的有多疯,几个人横七竖八的睡在沙发上,茶几跟地面上扔满了垃圾。

有玩过的纸牌,还有喝空的酒瓶,甚至有不知道是谁输掉的衣服,现场看起来格外“惨烈”。

梁君宥揉了揉发胀的眉心,睁开眼睛愣了一会儿,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他一脚把颜玉踹到地板上,起身进了厨房。

“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。”

陈欢勾了勾唇角,“反正也睡不着了,就下来做做早餐。”

梁君宥从身后抱住她,将下巴抵在她的脖颈间,“抱歉,是不是把你吓到了?”

“是有点。”陈欢笑了笑,她还真没想到,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三个男人私底下会玩的这么疯,简直跟她和陆露,辛晴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两样。

原来男人跟女人一样,只要跟朋友在一起,都会表露出最真实的一面。

“要煮面?”他看她正往沸水里下面条。

陈欢被他吹耳朵吹的痒痒的,下意识缩了缩脖子,“你们喝了一夜的酒,早上吃碗面胃里还舒服些。”

梁君宥心头一暖,“煮咱俩的就行,不用管他们,还不知道要昏睡到几点呢。”

“先叫醒,吃了再睡。”

“不用,少吃两顿饿不死!”

“……”

原本几个人计划还要在梁君宥这里连玩三夜的,结果中午就被梁君宥赶了出去。

颜玉走的时候还在骂他小气。

人一走,别墅就显得有些空荡了。

下午两个人到街上转了转,看了场电影,回到家吃了晚饭就早早的睡了。

陈欢洗澡出来,见他半靠在床头看书,忽然想到周雨扬说过的话,眼神稍稍变了变。

啪嗒!她把房间的灯关了。

梁君宥也不生气,把书放到床头就准备睡觉。

陈欢掀开被子钻进去,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。

“二哥。”

她难得的主动靠进他怀里,小手不安分的在他胸口游走着。

“恩?有事?”

她没吭声,仰头想要吻他,却因为太暗了看不清楚,结果吻到了他的下巴上。

“怎么了?”

他心里有些不安,她很少这么主动。

难道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想找他帮忙?

他承认自己的想法有些阴暗,可面对这个女人,不阴暗点都不行。

陈欢依旧没说话,笨拙的顺着他的下巴向下吻着,感觉到他的喉结在上下滑动,她忽然生了恶作剧的心思,张嘴咬了上去。

“恩……”

他闷吭一声,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这种新鲜而刺激的感觉,让他某处瞬间异军突起!

“欢欢,别闹!”

她才没闹,她明明是很认真的好不好?

见他要反抗,她更着急了,小手大胆的向下探去,在触到那一片滚烫的时候吓的想要缩回手去,却反被他按住了。

“想摸就光明正大的摸,我又不介意!”

“……”

她想跑,却被他翻身压到了身下,“今天可是你主动招惹我的,没有后悔的机会了!”

“二哥……”

“叫老公!”

陈欢紧咬着下唇,她叫不出口。

“不叫是吧?一会儿有你叫的时候!”

他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,大掌娴熟的握住她的小腿,将她慢慢打开……

陈欢已经记不清楚那一夜是怎么过来的了,她只知道自己昏厥过去几次,每次醒来他还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。

就好像是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梦魇,睡着的时候他在她身上,醒来的时候他还在。

明明这些事情记不清了,偏偏她却清楚的记得他逼着她叫他老公的事,一想起来,就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!

他甚至还说要把她叫老公的声音录下来当闹铃用,真不知道这个男人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!

因为要去郓城,根本连睡懒觉的机会都没有,直到上了飞机,陈欢还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骂他。

见她瞪着自己,梁君宥贴着她的耳朵暧昧道,“你这么看着我,我又忍不住了。”

“滚!”她气的牙痒痒,可昨天的事是她挑起来的,她又没的报怨。

可能因为太累了,一向对飞机没什么好感的她,竟然踏踏实实的睡了两个小时。

到郓城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,陈家派了司机到机场去接。

梁君宥一路紧紧握着她的手,他知道她在紧张。

明明是回自己的家,却紧张成这个样子,这根本不像她的性子。

“有我在呢。”

“恩。”

听到他的话,陈欢心里踏实了不少。

到家的时候,李芸出来迎接的,母女俩上次见面还是在医院,秦叔叔做手术的那天。

看到母亲,陈欢下意识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,还有秦叔叔一家,眸底闪过一抹晦暗。

果然她还是做不到这么容易就抛到一边。

“路上累了吧?先休息一下,等下就能吃饭了。”

李芸的话跟以前一样客套。

梁君宥已经习惯了,所以并不在意。

“爸爸呢?”陈欢问了一句。

“在书房开视频会议,我们先吃,不用等他。”

话音刚落,陈德元就从楼上下来了,看到梁君宥依旧没什么好脸色,只是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。

四人落座,午饭很丰盛,只是各怀心事,气氛有些尴尬。

吃过午饭,陈德元叫了梁君宥进书房说话,李芸看女儿精神不太好,就让她先回房间午休了。

陈欢确实困了,昨天一晚上都没睡,只在飞机上睡了两个小时,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就快坚持不住了。

现在躺在舒服的大床上,眼皮更是重的像灌了铅一样,她连被子都没盖,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一觉醒来已经将近傍晚了,她伸了个懒腰,感觉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。

夕阳透过窗子照射进来,给房间也染上了一层绚烂的金色。

她心底腾起一抹异样的感觉,她说不清楚那是种什么感情,只是觉得以前没有过。

洗了把脸下楼,就看到梁君宥正在跟父亲下棋,两个人目光有神的盯着棋盘,颇有种对君宥下的风范。

梁君宥正在思考,他抬头看了陈欢一眼,露出一抹宠溺的笑来。

嗓音如悠扬的大提琴拉响了曲调,“醒了?”

“恩。”陈欢笑了笑,走过去坐在他身边。

“感觉好些了?”他握紧她的手,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。

他担心她因为睡眠不好再感冒了。

“好久没睡这么久了。”她笑道。

坐在对面的陈德元看着二人的亲昵举动,心头涌上了万千思绪。

女儿跟他们之间,从来没有这样轻柔安心的说过话,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生冷疏离的,他们一直以为这样是对女儿好,也以为所有的家庭都应该是这样的。

可是现在,他忽然就有些后悔了。

但从另一层面来说,那个在传闻中雷厉风行的梁君宥,能这样珍惜对待他的女儿,他心里又在为女儿高兴。

陈欢跟梁君宥破天荒的在陈家住了一夜,第二天,陈欢带着他出去转了转,去了她曾经上过的小学和初中。

这个要求是梁君宥提出来的,他说想要看看她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,也想知道她小时候的模样。

离开郓城那天,父亲一脸严肃的跟梁君宥握手,“君宥,欢欢从小受了不少的委屈,希望你能善待她。”

两人上车离开,陈德元看了眼站在身边的李芸,幽幽叹了口气,“可能我们都错了……”

回到滨海,陈欢去找陆露玩了一天,余下的日子都是跟梁君宥在别墅里耗着的。

两个人躺在床上看一本书,一起下厨做饭,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……

陈欢感觉自己又重新找回了自己善良阳光的一面。

这话是梁君宥说的,他说每个人都有两面,一面是阴暗一面是阳光。

平时两面相互制衡,所以才是正常人。

而前些日子的她两方失了平衡,仇恨压制了她善良的一面,将阴暗面无限扩大,所以才她会变得尖利多刺。

最让她意想不到的事,是陆露的男朋友竟然是小林。

那天她去找陆露的时候,在陆露家客厅里看到了本应该放年假回家过年的小林,她愣在好半晌才恍然大悟。

可同时也有种被背叛的感觉。

陆露跟小林都是她身边的人,她却从来都没有发现端倪。

“抱歉啊欢欢,我们一直想找个更好的时机告诉你的,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

小林则是一脸腼腆的垂手站在一边,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场面。

陈欢在起初的震惊过后,马上就恢复如常,陆露跟小林在一起,或许是件好事。

至少她知道他们两个都是善良的人,为陆露开心的同时,也觉得命运才是最智慧的。

他不会亏待好好生活的人。

或许有些晚,但总有一天,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。

据说后来小林去找梁君宥主动坦白了,两个人在书房里聊了很久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陈欢试探着问了梁君宥,梁君宥却什么也不肯告诉她,说那是属于他们男人间的秘密。

其实她更好奇的是,小林需要一直保护她,究竟是什么时间把陆露骗到手的?

梁君宥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你有没有听过轮休制?”

陈欢一脸惊讶,“我以为他们都是二十四小时守着的。”

“下次用机器人或许可以。”

“……”

幸福的日子总是太过短暂。

陈欢刚习惯了这种“混吃等死”的生活,年假就已经过完了。

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她赖在床上不想起,结果硬生生被梁君宥从床上拖了下来,他说要不然就老老实实在家当全职太太让他养,要不然就乖乖陪他一起去公司。

他说都在公司,他想她了随时可以下楼看看,不用专程跑回家里来。

虽然他的理由有点无赖,可陈欢只有答应的份。

她担心自己在家会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
公司的气氛跟她想象的一样,一整天大家都在谈论着过年发生的事,根本没有心思工作。

她窝在椅子里给陆露发信息,陆露第一天到新公司上班,她说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,本来还挺紧张的,没想到很好的找到了融入点,现在已经跟同事们打成一片了。

陈欢笑了笑,把手机放到一边。

陆露跟辛晴的性子都算是外向的,不像她,太过内敛,有什么都憋在心里,又不懂得刻意讨好迎合,所以才会处处讨人厌。

新来的部长是位风趣幽默的中年男人,虽然也是大腹便便的模样,但好在长了一张亲和的脸。

对所有人都是笑眯眯的,还说晚上请整个设计部的人聚餐。

大家在兴奋的选地点,陈欢直接进电梯“逃”到了总裁办公室。

她对聚餐一向没什么兴趣。

跟华贸合作的项目也在情人节前顺利完工了,情人节那天,陈欢跟梁君宥去餐厅吃饭,意外看到了在样在那里的周晟。

他身边还有一位漂亮的女人,性感而张扬。

她勾起唇角笑了笑,男人果然还是喜欢那种类型的。

能喜欢她这种的,恐怕也就只有梁君宥这种“不怕苦不怕累”的了。

“傻笑什么?”他夹了菜送到她嘴边。

陈欢张嘴咬下去,笑着摇摇头,“二哥,你当初为什么不跟我离婚?”

梁君宥深深的看着她,“可能我喜欢解决问题?”

果然……

“这次华贸的项目提前完成,公司决定奖励设计部温泉两日游,就当庆祝情人节了。”

陈欢睁大眼睛看着他,“真的?”

大家刚聚完餐,现在又要出去玩,恐怕要开心的把屋顶都掀了。

“可以带家属,所以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陈欢其实刚想说她没什么兴趣的,可是见他主动开了口,就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。

他们两个难得出去度假,这也算是“以公谋私”了吧?

原本计划第二天一早两人先开车过去的,可梁君宥临时有个合同要签,就让陈欢跟同事一起坐大巴了。

温泉度假村就在相临的怀安市,开车过去不到三个小时。

因为一边沿海,一边靠着绝壁,以风景优美著称,所以有很多观光客前来。

车子开的不紧不慢,大家一边忙着拍摄窗外的美景发朋友圈,一边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新买的泳衣。

因为都带着家属,所以气氛更加热烈。

陈欢默默的转头看着车窗外湛蓝的海面,心里却有丝隐隐的不安。

她没多想,以为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导致的。

昨天晚上梁君宥喝了一点酒,回去就像疯了一样的要她,如果不是她假装晕过去,他根本不会放过她。

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手机忽然振动了几声。

她点开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。

在看到内容的时候,眼睛蓦地睁大了……

不知道是因为梁君宥太心急了,还是对方派来的人要求太多,合同的几个条款一直商量不下来。

后来梁君宥给冯熠然打了个电话,不知道冯熠然跟对方说了什么,对方才转了态度。

从酒店出来,梁君宥把领带扯下来扔到一边,“以后这种项目不用再考虑!”

他可没这么闲功夫跟他们浪费!

王凯泽知道他就是在气头上随口一说,“都快十一点了,你现在直接赶过去?”

“恩。”梁君宥黑着脸应了一声上了车。

王凯泽忽然拍着车窗,神色恐慌的指着前面的大屏幕,“二哥你看!”

梁君宥原本要打火的手停顿了一下,抬头看着大屏幕,下一秒,脑袋轰一下炸开了。

屏幕上正在用无人机航拍一次山体滑坡,正是陈欢和设计部的人今天要去的温泉度假村路上!

上面还有介绍,那里的地形本就复杂多变,因为最近气温骤然升高,山上的积雪融化,导致原本就松散的地质发生了变化,所以才会发生山体滑坡。

“看那辆车!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大巴?”王凯泽脸色大变,连声音也颤抖起来。

那辆被山石掩埋了大半的车,正是公司派的那一辆!

因为路的另一侧刚好是海边的礁石群,车头撞在上面直接凹陷了进去,车子的碎片被海水冲刷着渐渐散开,看不到半个人影。

礁石上还有其他的车辆,全都惨不忍睹,根本辨别不出原本的模样。

梁君宥脸色发白,全身都抑制不住的颤抖着,第一反应就是发动车子冲过去!

听到车子传来的轰鸣声,王凯泽猛地一把拉开了车门,“下来,我开!”

梁君宥双目通红的瞪着他,王凯泽也不跟他废话,一把把他拉了下来,自己坐进驾驶座。

梁君宥没再纠结,大步走到另一边坐进去,车子像离弦的箭般蹿了出去。

“妈的!”梁君宥骂了一声,他刚要拨通陈欢的电话,他的手机就没电关机了。

屏幕暗下去的那一刻,他看到有条信息跳了出来。

“用我的打。”王凯泽把手机掏出来扔给他,双目通红的盯着前面,这种时候要是他的那辆跑车就好了,速度还能比这个快上几倍。

梁君宥用他的手机拨通了陈欢的电话,可是里面却是冰冷机械的女声,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

陈欢……

他又打了几个电话,马上有消息传过来,但是因为事情发生的突然,救援人员也被堵在了路上,正在清除障碍。

王凯泽开车很猛,他的越野车性能好,一路上不断的超车,甚至不顾救援人员的劝阻还冲破了两处障碍。

到了前面,实在开不过去了,两人才下了车。

梁君宥从后备箱里拿了些工具,扔给王凯泽一个包让他背着,两人便顺着压在路面上的沙石往上爬。

“二哥,是不是用直升机快一点?”王凯泽提议。

他们这种速度,等过去也得一个多小时了。

梁君宥的脸色冷凝的吓人,“土质不实,直升机风力波及范围太大,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。”

王凯泽也不吭声了,闷头跟着他往前走,心脏狠狠的揪着,陈欢,你千万不能有事。

梁君宥的手机响了,是颜玉打来的,“哥,海上搜救队已经接近这边了,暂时还没发现有人,全都是车子的碎片,可能发生事故以前车上的人都转移了!”

“扩大范围搜捕,尽快救人,另外再跟度假村联系一下,看看那边是什么情况。”

“我知道了哥,你们也注意安全,我听警方说有可能发生二次滑坡。”

梁君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最后只淡淡的“恩”了一声。

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人,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就是被埋到了下面,第二种是提前预知到危险及时躲避开了。

但他不认为那么多人能来得及从车上下来,私人车辆还行,大巴……

刚才来的路上,他又拨了好几遍陈欢的电话,可里面还是提示没有办法接通,直到现在也是。

他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,如果早上他陪着她一起过来,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!

可现在,他连她在哪都不知道!

“二哥,前面就是搜救队了!”王凯泽擦了把额头的汗,沉声道。

搜救队员也看到了他们,有人快步走过来,“你们是什么人?马上出去,这里很危险!”

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梁君宥脱口而出,想了想又解释了一句,“我妻子在那辆大巴车上。”

“受害者家属也不能过去,不要耽误我们救援的时间!”

梁君宥报出了自己的部队编号,对方还在半信半疑,他刚要打电话,又有人大步走了过来,“上……梁先生!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梁君宥皱了皱,对方认识他,那就好办了,“那辆大巴是我们公司的,我妻子也在车上,现在我需要知道具体的调查情况。”

对方犹豫了一下,“您现在已经退伍了,就是普通市民,所以我不能让您过去!”

梁君宥脸色阴沉的厉害,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站在这里跟他说这些话!

“与其跟我浪费时间,不如先想想怎么救人!救援的最佳时间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。”

见对方没吭声,梁君宥大步就往前走,王凯泽同情的看了对方一眼,心道这种时候还敢往枪口上撞,不是找死么。

近了,才看到前面有救援人员在清理路面,已经有人想办法到下面去了。

“梁先生……”对方又走了过来,似乎是有话要说。

就在这时,下面传来呼叫声,“找到了!有幸存者!”

大家都变了脸色,根本顾不得再争执市民能不能到这里的问题了,匆忙安排人开始救援。

颜玉那边也打了电话过来,“哥,有情况了!不过伤亡情况有些惨重。”

梁君宥挂了电话,整个人都像是失了理智一样,耳边只有颜玉说的那一句,伤亡惨重。

他不敢想象如果被救上来的是陈欢冰冷的模样,他该怎么办,他只恨为什么自己没有跟着过来,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守在她身边!

王凯泽正准备跟在救援人员身后下去帮忙,梁君宥正要嘱咐时,忽然看见他手腕上的腕表,猛然想到件事,“她身上有定位装置,找起来可能会快一点!”

他马上拨通了颜玉的电话,告诉他这件事。

圣诞节的时候,他向陈欢求婚时送她的手表里装着定位系统,而且还是防水的。

她很听话,不管洗澡还是干什么,一直没有摘下来过,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记得她还戴着的!

已经有伤者被救上了船,跟这边相比,海面上的救援显然现高效一些。

梁君宥抓着救援人员绑在路边的绳子往下跳,稳稳的落在了溅着海浪的礁石上,他不能就这么干等着。

“二哥!这边的浪太急,小心脚下!”

王凯泽提醒了一句,毕竟两个人穿的是皮鞋,礁石上又湿又滑,很不方便。

梁君宥点了点头,几个跳跃间已经冲到了最前面。

刚清理出两辆私家车,除了有一名坐在后座的孕妇受了轻伤外,其余的全部当场死亡。

看到那些惨烈的场面,梁君宥的心跳几乎要停止!

那量大巴只露出一点在外面,玻璃早就变形了,必须要先清除了压在上面的泥石才能进行切割,否则漏进去的沙石会对里面的人造成二次伤害。

海上搜救人员想了半法从水里进行营救,最后总算从碎了玻璃的车窗钻了进去,开始往外救人。

因为公司的大巴车性能都是安全为主的,所以跟车身受到的损害相比,里面反倒没怎么变形。

甚至还有安然无恙被救出来的,不过因为受到了惊吓,早就晕过去了。

梁君宥趁着搜救队员不注意,一头扎进了水里。

原本清彻的海水里掺杂了山上的泥石,有些浑浊不堪,所以他在下面根本没有办法正常视物,最后只好浮了上来。

颜玉在那边催促着技术人员,忽然眼神一亮,“哥!咦?怎么会这样?”

王凯泽也拿着手机正在焦急的四处找梁君宥,因为急着想让他接电话,没看清楚脚下,差点一头栽进水里,“陈欢没事!”

颜玉距离稍稍有些远,梁君宥没听清楚他的话,但是王凯泽的他听见了,陈欢没事!

他都来不及从水里出来,直接抢过了手机,“你在哪?”

“二哥,我在家。我半路下车了……”

陈欢后面还说了很多的话,可是他一句也没听清楚,他只听到了她说的那句,“二哥,我在家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他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话来的,把电话那头的陈欢也吓了一跳。

“手机刚才没信号了,下车的时候我给你发过一条信息的,你没看到?”

梁君宥想起自己手机屏幕暗下去时进来的那条信息,应该就是她发的。

他按捺下脾气,“我知道了,你在家等着,别乱跑。”

挂了电话,他跟海上救援人员要了个水下戴的眼镜,又准备扎下去。

王凯泽一把拉住他,“二哥,陈欢不是没事?”

既然陈欢没事,他不明白二哥为什么还要下去冒险。

这里的海浪很大,如果被拍在礁石上就算不死也会受伤。

梁君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“车上还有人。”

所以,他必须下水去帮忙救援,因为这是他的职责。

王凯泽愣了愣,颜玉冲着这边喊了一嗓子,“嫂子的定位不在这里,在市里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